• 网站首页
  • 教务公告
  • 院校动态
  • 师资力量
  • 历年学员
  • 网络课堂
  • 在线报名
  • 艺考宝典
  • 艺硕论坛
  • 淘宝专卖店
  • 官方博客
  • 资料下载
  • 网站公告:为了让视频课堂观看更畅通更便捷,网络视频课程平台正在优化和升级,升级之后的网址为:http://xuexi.mfa.org.cn。由于升级给各位学员带来的不便我们在此表示歉意。
    未名动力艺术硕士MFA快速导航 --考前培训第一品牌

    京剧流派之张二奎

    2009-02-18 16:55:32 作者:天空之城 来源: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
             张二奎同程长庚、余三胜并称为京剧的“老生三杰”。原名士元,字子英,北京人(一说安徽或浙江人)。二奎生在书香门第,他的哥哥大奎经过科举而在清朝某部当个小官。二奎也被家中送入私塾,但他的兴趣始终不在读书,最喜欢看戏。书里讲的什么他不一定能记 住,戏中的故事情节他却记得一清二楚。随着年龄渐大,他又发展到背着家里偷偷去学习演唱,成为票友,终于越陷越深,不能自已。因酷爱京剧并亲自粉墨登场,连演《取成都》、《捉放曹》、《打金枝》三剧, 张二奎对《取成都》和《打金枝》二剧尤喜,后来成为二奎的代表作。二奎体貌轩昂,仪表英伟,面美如冠玉,更兼有一副天赋奇高的好嗓,能高唱入云,“字字坚实,颠扑不破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这些优势在演出中充分呈露,其艺术水平已不是寻常职业演员所能比拟。尤其没能想到的是,二奎这一次带有游戏性质的演出引起内外行的关注,受到观众异乎寻常的、甚至是令职业演员嫉羡的热烈欢迎。二奎大概也没能意识到,发生在他人生之半的这次演出成为他命运的转折点。当时的演剧界,北京的几大戏班,如三庆、四喜、春台等班,都拥有具备足够实力的名演员作为台柱。而同是名班的“和春班”却因为缺少台柱,力量最弱,营业不振,难以和其他各班相抗衡,几近倒闭。和春班主发现有“非常之才能”的张二奎,兴奋得以为是抓到救命稻草,便纠缠着力劝二奎“下海”,作为职业演员正式加入“和春班”充当台柱,以解“和春”危难,扭转劣势。正沉浸于成功的自我愉悦中的二奎对此也不无心动。但是,他深知自己出身的世代书香之家是决不会允许他从事演戏这样的“贱业”,他自己也不能不顾忌时风舆论的力量,担心受人耻笑,二奎拒绝了和春班主的邀请,班主大失所望却并不绝望,他转而恳请能继续以票友身份支撑和春危局,二奎没有推辞,他一面碍于班主盛情,一面也由于初战告捷进一步刺激了他的艺术热情,他有些一发而不可收,结果,不到十天的工夫,二奎之名不胫而走,传遍京城。登台之初即能得享盛誉,这对于职业演员可算是难得的际遇,但对此时还是票友的张二奎,反倒招致了一场大的风波。二奎演戏之事不仅被家里知道了,而且,他的哥哥大奎的同事中有好事者,把这一“丑闻”密报给长官,连累得大奎以家中出了不肖子弟的缘故而丢官罢职。二奎既感有负哥哥,又因家境清寒,哥哥罢官便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,无可奈何之际,二奎被逼上梁山,正式“下海”成为和春班台柱老生,以演戏为业并担当起赡养全家的责任。二奎搭和春班的时间并不长,出于种种原因又改搭四喜班,最后自立“双奎班”,与时久名盛的三庆班、四喜班、春台班分庭抗礼,成为京剧形成初期最重要的班社之一。而名列“四大徽班”之一的和春班,在二奎离开不久就报散了。张二奎“下海”后即成名角,和与他势均力敌的余三胜、程长庚各标一帜,鼎足而三。他的声誉一度还曾超过余、程,有“剧界状元”之号,并在程长庚之前领袖剧坛,出任半官半民的梨园界行会性组织“精忠庙”的庙首。当时曾有显官在堂会时要求余、张、程合作,他们合演《取成都》,程饰刘璋、张饰刘备、余饰马超,“三巨头”同台,成为一段菊苑佳话。

      张二奎所创立的“奎派”,又称“京派”。并不是因为他出生在北京,主要还是因为他在唱、念中运用了北京字音。他的发音与程长庚的徽音有异。他的唱工淳朴有力,浑厚平稳,不爱用花腔,和余三胜的唱法不同。他的嗓音宏亮,字字坚实,颠扑不破,他的那种大开大合,直腔直调的唱法,较之程长庚更甚,更有精金旺火般的魅力。二奎的唱腔多用西皮调,板眼极迟缓,受到北京观众的激赏,特别是年轻观众的接受与欢迎,这当是“年少争传张二奎”的一个重要原因。二奎还创造了重气喷字的唱法,即对重点唱句的最后一二字,以足实的气息喷出而又不动声色,听来干净利索,格外痛快淋漓,老生演唱讲究用“喷口”便是来源于此。张还创造了一种“摧气”的唱法,如《打金枝》中,唱到“把王催”,以气催声,但演来则是不动声色。光绪丙子恩科进士吴焘,别署倦游逸叟,著《梨园佳话》,别出心裁地以诗喻戏,对张二奎的唱腔作出过评论:张(二奎)如沈(佺期)、宋(之问)之应制各体,堂皇冠冕,风度端凝,复加锤炼之功,则摩诘(王维)、嘉州(岑参)之《早朝大明宫》,一洗筝琶凡响矣”。

      张二奎扮相雍容华贵,以演王帽戏饰演帝王贵族最出名。“一经袍笏登场,俨如王者”,“演剧者神动天随,观剧者心倾意满”。吴焘评论,二奎在《打金枝》剧中,“金乌东升”一段唱,俨有“九天阊阖开宫殿,万国衣冠拜冕旒”(王维《和贾舍人早朝》句)气概。代表剧目有:《金水桥》、《打金砖》、《回笼鸽》、《取荥阳》、《五雷阵》及《四郎探母》等。张二奎先搭和春班,后入四喜班。曾自组双奎班,兼演武生戏,以《彭公案》、《施公案》、《永庆升平》中的短打戏最佳。

      二奎碍于出身票友,腰工腿工自不能与出身科班的余三胜、程长庚相比,动作有时不免滞板。但他能演短打武戏,主持双奎班时,因武生任七十临场推诿,他曾饰黄天霸救场,只是终生不演长靠武戏。

      张二奎还曾亲自动手编戏,编过连台本的《彭公案》和清代时装戏《永庆升平》,把昆曲《问樵闹府》改编为京剧本。他自立“双奎班”后为了和四喜班竞争,还对应四喜班的拿手戏《雁门关》,编演了至今仍在流行的《四郎探母》。他擅演的剧目有:《打金枝》(饰郭子仪)、《取成都》(饰刘备)、《问樵闹府》(饰范仲禹)、《捉放曹》(饰陈宫)、《金水桥》(饰李世民)、《桑园会》(饰秋胡)、《回龙阁》(饰薛平贵)、《取荥阳》(饰汉高祖)、《四郎探母》(饰杨延辉)、《五雷阵》(饰孙膑)、《黄鹤楼》(饰刘备)、《断臂说书》(饰王佐)、《南天门》(饰老院公)、《清官册》(饰寇准)、《打严嵩》(饰邹应龙)、《天水关》(饰诸葛亮)、《上天台》(饰刘秀)等。二奎从演唱到剧目都具备雄厚实力,叫座儿能力冠于一时,有打油诗赞道:四喜来个张二奎,三庆长庚皱皱眉,和春段二不上座,急的三胜唱两回。从诗中可见二奎“下海”后对梨园的冲击程度。二奎的舞台生涯并不算长。他约卒于同治三年(1864)。同治三年有花衫演员刘宝鋆与军机大臣宝鋆同名,被御史参奏,传谕精忠庙首张二奎等,将刘宝鋆改名宝芸的记录。至同治三年则有竹枝词说,“二奎今日已沦亡。”可知二奎已殁。相传二奎是为其母大办丧事,出殡之日在沿街路口支搭路祭棚多处,惊动官府,以优伶僭用官宦排场举动而被治罪。发配途中路经通州,又被当地官员逼迫唱戏,郁愤难舒,戏演完后即一病不起。在通州故去。二奎身后萧条,有子名万年,习丑,后在北京宣南石头胡同开设茶馆为业,死于光绪年间,由梨园界资助才得安葬。另有女嫁给蕴华堂主人武旦张芷芳为继室。二奎的艺术纪年以竹枝词始,以竹枝词终,亦称一桩奇事。根据竹枝词,他的主要活动时间为道光二十五年至同治三年,凡十九年,也正是京剧的形成时期。

      张二奎的弟子有俞菊笙、杨月楼等人。俞玉笙,后改菊笙,外号“俞毛包”,工靠把武生,创武生俞派,传人有杨小楼、尚和玉等。他坐科时工老生,学习奎派。二奎弟子中只有杨月楼能传其艺,他“恪守师门衣钵,观者咸称其不坠宗风”。 杨月楼,外号“杨猴子”,文武老生兼武生,相传在其幼年是二奎从天桥把式场招来收作徒弟。月楼老生戏宗奎派,后入三庆班,接替程长庚任班主,仿佛宣统皇帝的继承同治兼祧光绪,月楼则应视作承祧二奎、长庚。月楼子小楼工武生,兼演老生戏,吴小如言,小楼的唱工全宗乃父,是比较标准的奎派唱法,只是把老生唱腔武生化了。此外私淑“奎派”的有许荫堂、周春奎、韦九峰、双克亭等。许荫棠系朝阳门外粮店学徒出身,“下海”后人称“许大嗓”,有张二奎复生之誉。二奎有车夫名张子久,学二奎绝肖,后亦“下海”。二奎死后主持双奎班并任精忠庙首,不久亦病死。到光绪中期,奎派就渐渐衰落了。张二奎一时声名曾在程、余之上,只惜舞台生命不长,卒时仅50岁。

    相关文章

    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  • 验证码:

    最新图片文章

    最新文章